中华文化的中心正在回归大陆,持续发展还需要做这些工作

发布时间:2020-02-06 聚合阅读:中华文化 持续 正在 大陆 发展 工作 中心
原标题:中华文化的中心正在回归大陆,持续发展还需要做这些工作在改革开放之初,大陆地区可以说确实在文化产品上缺乏足够的竞争力。改革开放早期到21世纪初,港台文化事...

原标题:中华文化的中心正在回归大陆,持续发展还需要做这些工作

在改革开放之初,大陆地区可以说确实在文化产品上缺乏足够的竞争力。改革开放早期到21世纪初,港台文化事实上构成了中华文化的中心。我们看到,不论是学术、思想,还是大众流行文化,港台地区都扮演着更为积极主动的作用。对于80年代后出生的人,听着港台地区的流行歌,看港台的流行电视剧确实是常态。

这种现象应该说是历史上很偶然的结果,主要原因可以与现代化中中华文明被西方文明超越,而与西方文明接触更深的传统上的边缘地带却由于历史负担较少,或者直接被西方殖民力量重塑而快速实现了局部现代化。文明边缘地区反而率先实现局部现代化,在全球范围来看并不罕见,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现代文明的结果——西方的现代化本身也是从农耕帝国的缝隙之中成长起来的。但以中国历史的角度上看,这就是历史的暂时性偏转。

不过在这10年里,大陆文化开始以很强有力的姿态出现,我们的学术研究步入正轨,大众文化产品也日趋丰富。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好作品出现在市场上,出现在学术圈里,社会整体的思维能力和信息能力都有了巨大的提高。不仅如此,在一贯以来被视为弱项的大众文化产品,大陆产品也逐步向着台湾地区、香港和海外华人扩张。相反,香港的流行文化已经断代,学术能力的相对优势也在减弱,其中有很多其实是自己主动选择的减弱;而台湾地区很可能越来越沉溺于自己的小确幸里,主动丧失了在民族复兴的宏大叙事中找到一席之地的能力,在可预计的未来,台湾的文化反而会因为这种联系的断裂而被大幅度削弱,台湾有限的历史和空间根本不足以支撑活跃的文化活动。

大陆地区拥有最多的人口,最庞大的文化消费市场,也具有最多的文化精英,也是我们大部分历史知识发生的空间。虽然应该看到大陆地区的文化机制还有不少问题,许多领域也相对稚嫩。但我们庞大的规模可以保证在大量作品中始终有一些精品可以出现,并且可以依靠大众市场实现经济价值的转化。与此同时,大陆正在进一步地融入世界舞台,并逐步走向舞台的中心,这也给大陆的文化活动带来了更为广泛的空间和更为多样化的思维。大陆文化正在崛起,而且潜力巨大,传统上的边缘地区则自己主动放弃了原有的优势,中华文明的中心毫无疑问将向大陆回归。

当然,大陆的文化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。我们的中文所承载的信息仍然过少,很多时候我们仍然以“被西方人认可”而骄傲。这两点是现在最为显著的缺陷。中文和汉语虽然博大精深,但其实一直以来也是相对的孤独,我们的文化与西方离得太远,因此很难理解西方许多知识体系背后的历史经验,从而很难获得对于西方定义的现代性的足够理解。中文没有经历过原发性的现代化,本身需要从西方借鉴现代化知识与信息,这种刚需是不可避免的。因此,翻译,其实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重要,翻译才是借助西方的经验最便捷的渠道,可以快速将西方的信息转变为我们能够轻松读懂的信息。足够的信息才能有足够的原创能力,没有足够的中文信息我们就会被语言所束缚,文化原创能力更低。中华文明在复兴的过程中,扩张中文世界的信息量日渐重要。

除此之外,就是文化质量定义权。西方确实有更高的文化质量,也有真正的原生性的现代文化,很多时候,西方也确实有文化质量、美学的评价能力。但是在文化复兴的过程中,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原创性应该有着更多的主导权。西方文明是一条激活我们文化创新与变迁的鲶鱼,但不是决定我们文化的上帝,这点至关重要。在这点上,我们仍然有很多策略存在着可以改变之处。

不过整体上看,中华文化的中心已经重新回归大陆已是定局,而中国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,这给了中华文化更大的舞台,也提出了更大的挑战。要适应这种变化,我们还有很多经验教训需要积累和总结,唯一可以知道的是,我们有足够的资源和规模变得更加强大。